逃离

总想着去逃离,说白了还是孬种。

上学的时候笑那些抬头认真听讲的同学,他们不断做笔记,不断应合讲师的提问;什么都不会我无法融入,只能通过逃课这种幼稚的手段去彰显自己“少数派”特性。

前天在公安局干活,同组有几位联通来的同事百分之八十的(甚至大于八十)时间在滑手机,当时心想这些同学想必就是上学时候不爱听讲但又碍于种种原因没有逃课,但最后考试都能获得好成绩的群体吧;身边这类同学(同事)不占少数,总感觉他们压抑着自己的大部分欲望,用或豪放或内敛的方式迎合那些无聊事务对自己的精神压迫:从手机游戏里找到愉悦、从美剧英剧日剧里找到愉悦、从小情侣你侬我侬里找到愉悦,这么一想我也只是从“逃离教室”这件事里找到愉悦。

但是这些“不断做笔记,不断回答讲师提问”的同学真的如我所想那样只是单纯的好学生么,课后我常常能看到他们照样high 到飞起,抽烟打球打游戏泡妞喝酒...有些看起来不好完成的工作或者任务或者学业,真的没有你“看起来”那么困难,人类的自我评估能力如果先进到那地步那我相信这世界不会有能源枯竭,也不会有传染病肆虐。正是因为我们弱的可怜的估计能力,导致能达成的活动因为心障太高还没开始就放弃,也带来种种因为自视甚高造成的虎头蛇尾。

去做吧,只有做了才知道过程有多艰险,才知道自己能力有多强大,才知道地球母亲能够包容愚蠢人类犯下多少错误。逃离是一个很好的选项,我坚信不疑;但是实践会协助自己更有经验地逃离。

橘子的生日:12月3日
IMG_20191207_215031.jpg

本文链接:

https://my.ziao.bid/index.php/archives/13/
1 + 1 =
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