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在与不死的渴望作斗争时,对死亡的焦虑是我的盟友。

非常难忘的一个除夕:行色匆匆地结束年夜饭,大吼大叫的春晚,不断在刷新的肺炎疫情,心中反复的一些话..2020年真的来了,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关键性的一年,是拥护党的伟大领导收获胜利果实的一年。

当大家在微博评论里向删帖员(也许是AI)求情时,我们都知道这一天远未到来。

这几天摄入了非常多有关“武汉肺炎”的消息,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了解到疫病的传播速度会因 21世纪交通工具的过于发达完成极高效率的传播;但是转念一想(也是近段时间一直抱有疑问的)相比于2003年非典期间,移动通讯设备的发展也获得了惊人的发展,是否可以理解为:恐慌被传播的效率也得到了大幅提升(当然这其中也包含谣言、真相、舆论的高速被传播);目前 2019-nCoV 的 R_0值被估计在2~3.8之间,不管怎么说都是比较惊人的程度,希望全世界能在这场灾难中尽量少的损失生命、尽量多的收获经验。要知道,有些国家就算有人殒命也能保持一如既往的自信,但这种自信往往不是有效的。


说说一天的工作时间分配计划:

目前的工作时间时是上午九点至十二点累计3小时,下午一点三十至五点三十累计4小时,晚上六点三十至九点三十累计3小时;一日总计10小时,在这几乎每日满负荷的工作时间中我能够完成1~2个甲方单位部署的任务以及2~3个乙方单位下发的常规性任务。

离职后可预见的常规作息为:上午八点至十二点累计4小时,下午两点至六点累计4小时,晚上七点至十点3小时;一日总计可用时间11小时,反观之前有过的类似“离职作息”经验:

  • 考研时一天学习时间(9~12、14~17、19~21)共计9小时持续90天左右,属较高负荷(有读研目标情况下压力较小),成果物为研究生学习共计2年;
  • 日常寒暑假在家没有负荷,成果物为0(没有明确或细致目标情况下压力混乱);
  • 研二实习期间(14~17、19~21)共计5小时持续30天左右,属中等负荷(有出国目标情况下压力较小),成果物为雅思6.5
    (6/7.5/6/6)

即将在年初遭遇新的一段空档期,预计投入时间和精力在三件事上:锻炼、网站重建、留学申请;根据过往劳动与所得情况计划投入:5小时于前端学习&应用(取精神最集中时间段),其余时间自由支配在锻炼与留学申请。累计持续长度由录取时间决定


会是一场比较艰难的时间,渡过他并好好学习,会有新的收获和成果。

本文链接:

https://my.ziao.bid/index.php/archives/22/
1 + 8 =
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