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

异见无法共存的任何地方趋向奔溃。

整个舆论环境被几大(两大)机器裹挟,不该让人看到的撤下,需要让人看到的放到最前;优先级这东西真不是一个优秀创造;当然我们也为之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斥资建设长城,培养学术人才维护,AI净化舆论环境,启聘优秀师资教育下一代(也不一定,还有这一代的同胞也在上课),还有许许多多我们没有察觉到的努力。不知不觉大家都根正苗红。

所以我们最后还是变成了被喂食的猪。

每次遇到这种事件最让我伤心的,是事件过后的快速被遗忘;资讯爆炸真的是好事啊,让人民能快速从黑暗和阴影中走出,跑向下一个热点和深渊。越来越多的人说起31年前的运动,也只有同等规模的事件足够让人铭记;但更多的受害者认为:当下的生活其实还挺好(或更好)。

这些也都是我们不懈努力的成果。

网络上的呼吁和游行真的有实质作用么,恰恰又是在这个众人眼里科技最发达的王朝;会有,但是需要我们付出加倍的努力。需要对抗的东西会越来越多,遇到的最大困难到最后发现是自己同胞。我们为什么变快、变得自私、变得容易麻木,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的“缺口”变小了,因为我们不需要去阅读大于500字的文章就可以获得愉悦;我们在积累了类似获得愉悦的经验之后更加排斥“长期且不显著”的愉悦给人带来的快乐,我们试着去追求更快,更便捷;在思考电子支付的裨益时总没办法想到与之并存的危害,这是显著“缺口”变小的体现,我已经在有些问题中没办法去深究“为什么”;快速达到愉悦的现状让人放弃去弄清楚500字以外给人带来的信息;我觉得不仅是这个国度,世界正在一步步迈向这个阶段,大家都是同班同学,有的同学缺口收敛速度过快(我们),有的同学在尝试延迟获得满足。

还有一点,我们太爱给错误创造机会。

不仅是上层塔尖放任不管,下层地基也趋向于这种教育方式,大部分人从小就获得“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客气”的经验;成为父母时应该知道,孩子需要获得的是知识和常识,是造成这件事对或错的原因;不是让孩子自己去悟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错误,悟不出来是小事,成长过程中默许了这种行为是大事。这是我们无知与麻木的根源,因为我们没弄明白这件事到底为什么错,就去执行悔过操作,更严重的是放仍不管当作没有发生一样,无限期的等待上方的指示。

这个指示年轻时来自父母,长大后来自领导。

本文链接:

https://my.ziao.bid/index.php/archives/25/
1 + 3 =
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